紅色河北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yè)> 紅色河北

冀南革命紀念館

發(fā)布日期:2023-11-01 信息來(lái)源:河北省老城區促進(jìn)會(huì ) 信息訪(fǎng)問(wèn)量:?

邢臺市任澤區是著(zhù)名的革命老區,冀南革命紀念館位于河北省邢臺市任澤區游雅街東段的歷史文化公園內,與公園設計融為一體。該館于2009年開(kāi)始籌建,總投資1500萬(wàn)元,占地面積20000平方米,建筑面積3000平方米,主題工程高7.6米。周?chē)G化面積15350平方米,種植了各種草坪及喬木。建館期間,全國政協(xié)副主席張慶黎及省市領(lǐng)導多次給予指導,冀南革命紀念館由原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組部部長(cháng)宋平同志親筆題寫(xiě)館名。于2012年正式對外開(kāi)放。


冀南革命紀念館外景


冀南革命紀念館館藏信息豐富,館內展廳分為7個(gè)區,陳列700余幅圖片、7個(gè)文物沙盤(pán)、6處雕塑、100余件文物。采用現代化高科技手段,利用聲、光、電技術(shù)真實(shí)地藝術(shù)地再現了當年革命先烈追求光明、投身革命、浴血奮戰的英雄事跡,填補了土地革命時(shí)期冀南人民武裝斗爭史研究的一項空白。

展廳入口



紀念館概況


冀南革命紀念館主要是為紀念上世紀三十年代冀南暴動(dòng)犧牲的革命先烈和革命老前輩的英雄事跡而建,展廳主要由兩部分組成。

一是冀南暴動(dòng)和冀南抗戰展廳 主要展示了土地革命時(shí)期華北歷史上時(shí)間最長(cháng)、影響最大的一次農民武裝斗爭和抗日戰爭時(shí)期劉伯承、鄧小平率129師從太行山東進(jìn)開(kāi)辟冀南抗日根據地及陳再道和宋任窮指揮東進(jìn)縱隊,在冀南浴血奮戰,直至抗戰勝利的斗爭歷程。

1938年7月4日晚,太極拳一代宗師王其和之子王景芳撐船護送鄧小平渡過(guò)留壘河(雕塑)

宋任窮時(shí)任東進(jìn)縱隊政委  陳再道時(shí)任東進(jìn)縱隊司令員

冀南革命紀念館重點(diǎn)反映了土地革命時(shí)期在中共北方局和河北省委的領(lǐng)導下,鮮明地打出“中國共產(chǎn)黨”的旗幟,在冀南一帶發(fā)動(dòng)了規模宏大的農民武裝斗爭,史稱(chēng)“直南暴動(dòng)”,又稱(chēng)“冀南暴動(dòng)”。

1935年春,為了貫徹落實(shí)中共北方局關(guān)于在直南開(kāi)展游擊戰爭,舉行暴動(dòng)的指示,以李菁玉為書(shū)記,劉子厚為組織部長(cháng)兼軍事部長(cháng),王伯華為宣傳部長(cháng),李德為委員兼任縣中心縣委書(shū)記,張霖之為委員的中共直南特委于4月在任縣劉家屯召開(kāi)會(huì )議,研究舉行暴動(dòng)的方針政策,具體部署行動(dòng)計劃。決定五月發(fā)動(dòng)暴動(dòng),暴動(dòng)以廣大勞苦大眾為中堅力量,以武裝斗爭為主要形式,以“鹽民自衛”和斗地主、打土豪、“分糧吃大戶(hù)”為內容。劉子厚為武裝暴動(dòng)的軍事總指揮,具體領(lǐng)導這次武裝斗爭。

劉家屯會(huì )議(雕塑)



參加冀南暴動(dòng)革命前輩、領(lǐng)導人簡(jiǎn)介

5月初,劉子厚、李德、劉振邦分別率滏西暴動(dòng)隊攻打大北張、南樓、澤畔,向三個(gè)保安團發(fā)起進(jìn)攻,打響了冀南暴動(dòng)的第一響。1935年秋,任縣保安隊赴堯山縣的南汪店進(jìn)行會(huì )訪(fǎng),途中遭暴動(dòng)隊伏擊,被打得丟盔棄甲,隊長(cháng)被當場(chǎng)擊斃,其余全部繳槍投降,這次伏擊繳獲了大量槍支。到年底僅半年時(shí)間,開(kāi)展大小武裝斗爭8次,暴動(dòng)隊員發(fā)展到上千人,擁有八九百槍支。1936年1月成立了“華北人民抗日討蔣救國軍第一軍第一師”,劉子厚任師長(cháng)。

南汪店大捷沙盤(pán)示意圖


1935年秋,特委領(lǐng)導張霖之帶領(lǐng)農民搶收了大地主馬新開(kāi)、鄭子牛100多畝玉米。10月18日,劉子厚、劉振邦帶領(lǐng)數十名暴動(dòng)隊員發(fā)動(dòng)4個(gè)村數百名群眾,分了這一帶最出名的西馬橋村惡霸地主孫老青家的100多口袋糧食。孫老青被斗后很不甘心,揚言要與暴動(dòng)隊對抗到底。臘月二十三晚上,在劉子厚的率領(lǐng)下又發(fā)動(dòng)二十多個(gè)村的2000多名群眾,圍住了孫家大院,孫老青氣焰囂張,妄圖頑抗,憤怒的群眾燒了他家的高樓,分了他家1000多口袋糧食,就連他家過(guò)年的年貨也分了個(gè)凈光。這些都極大地鼓舞了農民的斗志,冀南暴動(dòng)推動(dòng)了農民運動(dòng)的蓬勃發(fā)展。打土豪、斗地主,“分糧吃大戶(hù)”的革命斗爭,像一團烈火迅速燃遍冀南25個(gè)縣,有50余萬(wàn)農民踴躍參加。這一運動(dòng)極大威懾了地主階級,都主動(dòng)捐款、獻糧、獻槍?zhuān)娂姳硎局С挚谷站葒?/p>

火燒孫家樓(油畫(huà))


冀南暴動(dòng)震撼了國民黨的反動(dòng)統治,蔣介石調集三個(gè)軍的兵力瘋狂“清剿”,在斗爭中被捕犧牲的共產(chǎn)黨員、暴動(dòng)隊員和革命群眾達1500多人。在國民黨的殘酷鎮壓下,暴動(dòng)雖然失敗了,但前后持續了一年多時(shí)間,牽制了國民黨的兵力,有力地配合了紅軍長(cháng)征,也為劉鄧大軍在冀南開(kāi)辟抗日根據地打下了基礎。

二是冀南暴動(dòng)領(lǐng)導人劉子厚紀念展廳 劉子厚是冀南暴動(dòng)主要領(lǐng)導人之一,先后任冀南特委委員、組織部長(cháng)兼軍事部長(cháng)、工農紅軍平漢線(xiàn)游擊隊大隊長(cháng)、華北人民抗日討蔣救國軍第一軍第一師師長(cháng),為我黨開(kāi)展冀南游擊戰爭作出了卓越貢獻。建國后,劉子厚歷任湖北省省長(cháng),河北省省長(cháng)、省委書(shū)記,國家計委副主任,全國政協(xié)常委等職,是第八屆、九屆、十屆,十一屆中央委員,多次受到偉大領(lǐng)袖毛主席的接見(jiàn)。劉子厚在河北省21年的工作生涯,為河北的政治穩定、經(jīng)濟發(fā)展、社會(huì )進(jìn)步做出了巨大貢獻。

冀南革命紀念館建館以來(lái),利用這一紅色教育平臺,組織開(kāi)展各類(lèi)教育實(shí)踐活動(dòng)。與多所學(xué)校建立了聯(lián)系,開(kāi)展形式多樣的主題教育活動(dòng),如入隊入團宣誓,加強了對青少年的教育培養;與多家機關(guān)事業(yè)單位開(kāi)展共建活動(dòng),針對群眾路線(xiàn)教育、反腐倡廉教育、黨員宣誓等各類(lèi)主題教育活動(dòng)提供服務(wù),培育黨員干部廉潔自律、無(wú)私奉公的工作作風(fēng);利用各類(lèi)文化活動(dòng)宣傳紅色文化,結合清明節、“七一”、抗戰紀念日等重要時(shí)期和重要節點(diǎn),開(kāi)展緬懷革命先烈、學(xué)習先進(jìn)人物等活動(dòng);積極開(kāi)展了“請進(jìn)來(lái)、走出去”活動(dòng),邀請革命先輩的后代來(lái)紀念館講解革命先輩的光榮故事,為提高講解員自身素質(zhì),多次組織他們到西柏坡紀念館、抗大和安平臺城紀念館參加培訓。此外,冀南革命紀念館還通過(guò)出版《百年子厚》、《冀南革命英烈故事集》書(shū)籍,拍攝《冀南風(fēng)暴》紀錄片等多種方式,充分發(fā)揮紀念館愛(ài)國主義教育功能,進(jìn)一步擴大了愛(ài)國主義教育的影響力和輻射面,在全社會(huì )營(yíng)造了良好的風(fēng)尚。其中,紀錄片《冀南風(fēng)暴》被中組部評為全國黨員教育最佳作品,成為愛(ài)國主義和革命傳統教育的良好教材。通過(guò)各類(lèi)活動(dòng),使參觀(guān)者從思想上感到震撼,心靈上得到洗禮,有力地增強了愛(ài)國主義教育的感染力、滲透力和影響力。

作為一處重要的愛(ài)國主義教育基地,冀南革命紀念館已越來(lái)越引起社會(huì )各界的關(guān)注,并成為干部群眾參觀(guān)接受教育的重要場(chǎng)所。在引導廣大市民和青少年樹(shù)立正確的世界觀(guān)、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弘揚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上發(fā)揮了重要作用。

冀南革命紀念館先后被評為河北省愛(ài)國主義教育基地、河北省黨史教育基地、河北省國防教育基地、河北省社會(huì )科學(xué)普及基地,省老促會(huì )革命老區紅色(旅游)教育基地,邢臺市廉政教育基地等;同時(shí),還是河北大學(xué)、邢臺學(xué)院、邢臺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等眾多高校的思想政治實(shí)踐教育基地。

獲取的部分榮譽(yù)牌匾

紀念館其獨特的紅色文化資源吸引了省內外的眾多參觀(guān)者。從建館到現在已經(jīng)接待來(lái)自北京、山西、山東、河南、湖北等外地參觀(guān)者和省內石家莊、衡水、邯鄲、保定等地參觀(guān)者,每年達5萬(wàn)余人次。